黄金广告       位置招租       位置招租      位置招租 

 黄金广告        位置招租       位置招租      位置招租 

2021053014173183.gif

QQ图片20210330155559.jpg   状元作文

草木语

2021-05-26

每每风过树梢,便不自觉驻足细听,那悦耳之声总令 我想起草木的浅浅细语。


雨打竹林


老家门前便是竹林。竹是苍翠欲滴的竹,林是茂盛清凉的林。第一次竹林听雨,是未带伞的。那时随爷爷去上田,回程便是雨,跑入竹林,我心下竟是清凉一阵,雨打在竹竿上,发出轻微又清脆的“啪啪”声,竹便晃动起来,它的叶与竿碰到其他竹的叶与竿,又有一阵“沙沙”声掠起。那时起,我常在雨季撑伞听竹。在林间,我总能看到一两朵小蘑菇,雨从它们白白的小伞盖上滑下,恍惚间,我想,竹也大概把我认成一朵常来的蘑菇了。


梧桐叶落


院中有一株高大的梧桐,是太爷爷亲手植下的。梧桐叶最繁盛时,站在二楼的阳台,我伸手就能抓到它的叶子。等秋深了,深深的黄飘在枝头,一阵风过,你便能听见那细微的“啪啪”声,那是一个小生命的离群与逝去。


可并无遗憾,我甚至听出了梧桐叶的快乐。它们脱离枝头,奉献出自己的身体,把营养还给母亲。


风吹稻田


农忙时节,奶奶常带我去稻田。稻子熟后,一穗穗地低着头。风吹过这些稻子,掀起了金黄的浪,随之而来的“唰唰”声,大概是天底下最悦耳的声音了,“无田似我犹欣舞,何况田间望岁心。”于农人而言,这是丰收的歌声;于我而言,这声音空阔、辽远,能与灵魂相撞,带来由衷的喜悦。


小小的我坐在田埂上,望着农人们日出而出,月入而入,鸡鸣桑树颠,落霞赶炊烟,好像岁月也醉心于金黄的稻田,在那儿踱来踱去,老也不走。人在草木间走,又要回到草木中去。倘若有一天,我们能听懂它们的话,那我们也能听懂自己内心的声音了。毕竟,对自然而言,我们也是一株株的草木。


就让我们敛气静声,沉下心去,且听草木语。


阅读 39
分享